2019年5月25日 星期六

藏館文章


李昂文藏館;探索文學的未來樣貌 /中興大學台文所邱貴芬教授
(2019/2/24登載於自由時報https://ent.ltn.com.tw/news/paper/1269587)
除了展示作家的手稿、作品、收藏文物之外,也是一個文學的跨領域「創客空間」,我期待許多探索文學未來樣貌的實驗,可在此空間進行。台灣文學是台灣寶貴的文化資產的一環。
實體展之外,另有較具實驗的虛擬空間,則由中興團隊研發。參館者可透過電視螢幕和手機、平版電腦下載APP,來體驗這些文學領域裡前瞻性的實驗。
外文系李順興老師與作家合作的「擴增實境」。李昂獲頒的「法國騎士勳章」,也利用AR呈現作家與3D卡通松鼠的對話,讓參館者了解勳章的意義。
我也協助土木工程學系的楊明德教授團隊,以李昂第一部台灣歷史長篇小說《迷園》為本,體驗「身歷其境」的《迷園》經驗。
此外,我和台文所詹閔旭老師、中興台文所學生過去幾年建置的李昂數位主題館、李昂作品短片介紹、學者王德威談李昂文學地位的短片等等較早期的數位和多媒體實驗作品,也在展館的電視螢幕上出現。
透過李昂文藏館,我們試圖展望文學的未來、探索文學生命的再生之道。未來世界裡的文學樣貌必然與紙本出版大不相同:「立體的」、虛實交錯的、有文字有聲音有影像的、有互動的體驗。我認為,文學的未來,「團隊合作」以及跨領域實踐勢在必行。文學博物館正提供了這樣人文學探索的最佳場域。

席德進資助「李昂文藏館」 / 蘋果新聞【名采】李昂專欄
大家一定直呼不可能,席德進大師在1981年即過世,李昂文藏館在2019225日才開幕,當中間隔37年,時間上根本對不起來,但是不妨請聽我細細道來箇中原由。
買了一幅他最拿手的水彩山水,作為收藏。三年多前知道要做李昂文藏館,募款困難,才想到把這幅畫拿出來拍賣。事隔三十幾年之後,大師的畫作同樣的也幫助了我的文藏館。人生中,或真是有些巧妙的因緣安排吧!
會不會覺得把它賣掉可惜呢?老實說並不太覺得。生命到這個境界,已經不是想要留下、掌控太多東西。在席德進的山水畫和為我畫的素描兩者之間,我留下席德進大師為我當年作的素描,在文藏館展出,更具獨特性,也是紀念兩人間,一個畫家和一個文字作家,之間的短暫交會吧!

「李昂文藏館」之必要  / 蘋果新聞【名采】許悔之專欄
那是一個雨夜,大雨潑削,如同李賀的詩境,我凝神寫大字「李昂文藏館」;以張大千選毫、日本「喜屋」監製的「藝壇主盟」長鋒英國黃牛耳內毛筆寫字,所用之紙是三十年「紅星羅紋」老紙。
2019225日,位於國立中興大學圖書館內的「李昂文藏館」終於要正式開幕,從二十幾歲認識李昂,到了我五十多歲的時候,受命為「李昂文藏館」寫了一紙,我知道,李昂書寫的光澤如同黃金,時間的落塵也無法使之髒污。

演講「情愛靈籤」/ 蘋果新聞【名采】李昂專欄
我很愛到廟裡求籤。所以當有機會在台中中興大學做「李昂文藏館」時,我做了「以文學求情愛靈籤」這樣的設置,和參觀者互動。
以同樣的心態來做「李昂文藏館」以文學求情愛靈籤,著重的便是形式的不同。參觀者求得的籤文,來自我所寫的小說的段落,而解籤的部分,則來自一位能將白話與文言文結合得很巧妙的作家。
除了供人解惑參考,重點當然還是在文學,希望求得籤詩的人能夠去找到籤文的原小說,仔細閱讀從中得到啟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