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2月25日 星期一

李昂與文藏


李昂與文、藏

李昂接受聯合文學【重點書評】專訪時提及:對於一個作家來講,滋養來自經驗、實質的接觸和體會,而不是書本。書是創作的基石,累積讀過的東西才知道所本,書用來矯正自己所寫作品的藝術性,……[1]

李昂文藏館歷經四年的籌備,108225日開幕,特於中興大學圖書館五樓,設置「李昂文藏館」,珍藏、展示國際知名作家李昂女士之珍貴手稿與文物,並以VR虛擬實境將小說《迷園》文字化為視覺體驗,AR擴增實境讓參訪者數位觀看李昂親自解說,由不同的角度認識李昂文學。




一入門,映入眼簾的鰲魚雀替道出李昂故鄉:鹿港的特色,自清朝即以貿易港口發跡的小鎮,三步一小廟,五步一大廟,蜿蜒曲折的巷道彷若轉個彎就要看到從前在此生活的人們沉默的靈魂,這些地景造就李昂作品如《看得見的鬼》、《水鬼城隍》。

中興大學台文所邱貴芬教授介紹展場空間可大致分為三大區塊。牆面上的照片、圖片、畫像與海報等等,由作家親自製作文字說明,標示她心目中一生的重要時刻。這些有趣的文物包括《暗夜》被禁出版的政府公文、畫家席德進手繪的李昂畫像、攝影藝術家謝春德所拍攝的李昂年輕時的照片,以及施明德以政治犯的身分在綠島監獄服刑時的飯票。中間一排展示櫃裡的文稿、出版品,則勾勒作家整體創作以及外文譯本的出版情形。[2]

李昂捐贈《看得見的鬼》部分手稿篇章,該書2004年由聯合文學出版,現已有韓文、德文譯本,小說敘述盤據在台灣東西南北中五地的五隻鬼,目前南部鬼的手稿落腳中正大學圖書館,中部鬼的手稿李昂此次捐贈給中興大學。[3]

席德進大師為李昂當年作的素描,在文藏館展出,更具獨特性,也是紀念兩人間,一個畫家和一個文字作家,之間的短暫交會。記得當時,他筆拿起來,短短一、二十分鐘就完成我的這張素描。但他看著我的那個眼神,如此的具有穿透性,李昂至今能記得他厲銳的眼神。[4]



李昂做了「以文學求情愛靈籤」這樣的設置,和參觀者互動。文藏館有真正的籤筒,可以從六十首籤詩中,求取自己的靈籤。參觀者求得的籤文,來自李昂所寫的小說的段落,除了供人解惑參考,重點還是在文學,希望求得籤詩的人能夠去找到籤文的原小說,仔細閱讀從中得到啟發。[5]
姑娘廟愛情靈籤,60首籤詩以各著作中女主角的境遇,解問籤人之迷惘。如第九首「浪粉頭放浪結契兄」出自《北港香爐人人插》,文為「是我睡了他們,不是他們睡了我。」解籤內容則為「女子的賢良淑德實為男性沙文主義對女性的規訓和控制。女人名節是榮耀,也是窄化女性發展的農藥。」另類的文學入籤,此籤勉問籤人,不問性別,無論所求何事,第一是跳脫現實框架,立鴻鵠之志,充實自我,且持之以恆,不愁沒有鐵杵磨成繡花針的一日」。[6]

透過李昂文藏館,展望文學的未來、探索文學生命的再生之道。未來世界裡的文學樣貌必然與紙本出版大不相同:「立體的」、虛實交錯的、有文字有聲音有影像的、有互動的體驗。邱貴芬教授認為,文學的未來,「團隊合作」以及跨領域實踐勢在必行。文學博物館正提供了這樣人文學探索的最佳場域。[7]



參考資料:
[1] 2018-01-03聯合文學 【重點書評】作家讀書|李昂 http://www.unitas.me/?p=934
[2] [7] 2019/02/24自由時報 邱貴芬/李昂文藏館;探索文學的未來樣貌 https://ent.ltn.com.tw/news/paper/1269587
[3] 2013/10/16中興大學興新聞【公關組】作家李昂興大開講 贈手稿、藏書 https://www.nchu.edu.tw/news-detail.php?id=25657
[4] 2019/02/28蘋果新聞【名采】李昂專欄:席德進資助「李昂文藏館」https://tw.appledaily.com/new/realtime/20190228/1523687/
[5] 2019/05/09蘋果新聞【名采】李昂專欄:演講「情愛靈籤」https://tw.appledaily.com/new/realtime/20190509/1562778/
[6] 2019-02-25中興大學興新聞【公關組】李昂文藏館開幕 姑娘廟愛情靈籤、紅眠床、VR文學體驗吸睛 https://www2.nchu.edu.tw/news-detail/id/45324